两性故事

我被别人征服了对不起,宝贝舒服的话就叫出来

作者:admin 2020-01-22 12:47:43 我要评论

    说来也巧了。

    吴志远和同事过来玉长轩吃饭,竟然在走廊里遇到了向东,既然见面了,又只有几步路,当然要跟江一水打个招呼了,他就跟着到包房来了。

    进门一看。

    江海也在。

    吴志远也认识他,原因很简单,江海在城里有一小号,说的难听点儿,属于边缘人士,手底下有一些社会小流氓,而且总在外面打架斗殴争地盘,所以在公安局有他的档案和备注。

    吴志远不知道他是向东的大舅哥,一看见他,还有点纳闷呢,“你怎么也在啊?”

    再一看他拿着纸笔,好像还在画什么,不禁打趣道,“怎么?改邪归正了?当画家了?画的什么?来!给我瞧瞧?”

    江海淡淡的一笑,“呦,这不是吴警官吗?这世界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啊,咱俩竟然在饭店遇上了!”

    江一水赶忙起身介绍,“吴大哥,你好,真是太巧了!吃顿饭的功夫你和向东都碰上了?要不说你俩是好哥们儿呢?缘分就是多!”

    指了指自己的哥哥,“你们早就认识了?他是我失散多年的大哥!我二哥也在城里,今天咱们一家人想吃顿饭聚一聚,如果你没什么事儿,跟我们一起吃吧?反正大家都不是外人!”

    不是外人?

    多会说话呀!

    这是话里话外把吴志远当成家人了。

    吴志远笑着摇了摇手,“我有个同事还在外面等着呢,咱们改天再聚吧!我就是过来给跟你打声招呼的!”

    转身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江一水想了想,一把抓过哥哥画的戒指……既然原本就是想求人家的帮忙的,那也别矫情了,择日不如撞日,“吴大哥,你等一等,我有点事儿跟你说!”

    向东一看媳妇的意思,大概也明白了,干脆伸手拦住了吴志远,“对了!正好有点事找你呢!”

    简单的说了一下,“我大舅哥,以前把家里一个重要的戒指押出来了,现在如果有可能,我们也想找回来!可听说那个典当行黄了!正好!他也在这儿,你看看,能不能借助警方的力量帮着查一查,具体情况嘛,我大舅哥可以自己跟你说!”

    自己说更详细!

    吴志远挑了挑眉,“还有这事啊,什么戒指这么重要?”

    江海自己说了,“是个信物!戒指本身也挺值钱的,是我爹的,我那时候年纪小,办事情爱冲动,要出门了,手里也没个盘缠,我就想把戒指偷出来抵押一下,原本想着……唉,都怪我一时冲动!吴警官,如果你能帮帮忙,那我就感激不尽了!”
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儿啊?”吴志远接过姜一水递来的白纸,低头一瞧,隐隐约约的脑海里好像觉得这戒指有点熟悉,随口问了问,“你抵押到哪儿了?经手人是谁?这都记得吗?”

    “记得!”江海也没隐瞒,直接就说了,“是德胜典当行,经手人叫冯广利!我还记得他当时特别热情!拿着戒指爱不释手,翻来覆去的看!好像得到什么宝一样,他那个神态,我一辈子也忘不了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吴志远把画纸又递回到江海的手里,“这样,你在下面给我标个备注,要不然我记不住,这戒指的质地,还有特征,一并写清楚,越详细越好,找的时候不会错!”

    他还挺上心!

    丝毫没有敷衍的意思!

    江海点了点头,边说边往纸上写,“戒指是翡翠的,是个男款,戒指箍里面有字,写的是戴家昌!我也弄不清楚是人名,还是说字号啊,或者……”

    吴志远没等他说完,皱了皱眉,抢过了话头,“你说里面的字是什么?再重复一遍!”

    “戴家昌啊!”

    “你没搞错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能搞错呢?我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吴志远的神情非常严肃,“我再问一个题外话啊?这戒指的原主是你父亲!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“那他交往的人里面,有没有一个姓武的人?叫武城?”

    江海对武城的印象不是很深,略微思索了,一下,摇了摇头,“这我不记得了,这得问我爹去!”

    江一水直接插话了,“我记得他!他今年的八月十五到咱们家来过,和咱爹又喝酒又吃饭的,据说是一个表亲,后来他失足落水了,人出了意外!去世了!”

    吴志远点头,“对!他确实不在了!原来是你们家的亲戚,这事真巧了?我最近一直在查……”

    他忽然顿住了,目光四下看了看,又转头望着向东,这才又改口了,“……哦!那行!情况我已经掌握的差不多了!就这样吧!我回去就帮你查!一有消息,我尽快通知你们。”

    向东和他是最好的朋友,是发小,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人……几乎可以说,彼此了解的非常透彻,再加上向东为人处事老练,一看吴志远那个神态,就知道他是有意想掩盖什么。

    向东也不追问。

    既然人家不愿意说,总是有不愿意说的理由。

    淡淡的把吴志远送出包房了。

    这才又坐回到桌边。

    一家人吃饭饮茶,谁也不再聊这个话题了。

    向东询问了一下江海关于开澡堂子,“大哥,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吗?澡堂子你是打算盘一个旧的?还是要新盖呀?”

    江海实实在在的答,“我想弄个新的!虽然盖澡堂子也需要不少钱,可乱七八糟的一算,你盘个旧的,还要装修,还要改良,里外里加起来钱也一样多!”

    “这话也对!”向东有见识,“可建澡堂子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首先,营业执照这一块,你就不一定能办下来,另外呢,想要自己盖房子?土地这块呢?更是不好弄!”

    “这我知

道!”江海一听向东说话,就知道对方很有经济脑瓜,对做生意这一块也有常识,所以也愿意多跟他聊两句,“地皮呢,我现在倒是有办法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住的那片大杂院吧?那里有一个废弃的锅炉房,前面还有一块空地,面积可不小啊,闲置实在太可惜了,再加上我们那一片住的人也多,却连个公共浴池都没有,大家洗澡都得坐车出两站地,所以呢,我就想把那个锅炉房盘下来,炸了,重建!”

    “嗯!也行!”

    “是吧?我手下还有好些哥们,都待业着没工作,他们里面一能有能人,大家又都有把子力气,盖房子,工地这些活,我们自己都能干,这也能省不少钱!就是……”江海挠了挠头,“工商局的执照那边还有点麻烦,我现在正托人办呢,可……难啊!”

    向东想了想,“大哥,别的事情我大概帮不上忙,可如果你自己能把地皮弄下来,我就帮你跑澡堂子的执照和许可!”

    他这是爱屋及乌。

    因为媳妇的原因,愿意帮大舅哥,要不然,谁往自己身上揽这些麻烦事啊?

    江海兴奋的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,“真的?你有门路?”

    心里是相信对方的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他隐隐约约的知道向东的父亲是回城的领导干部,人家办起事来,肯定比自己得心应手许多。

    可江海也是个懂事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向家有些能力,可他并没有打算去向家攀亲打扰。

    他是顾着妹妹的脸面呢,怕妹妹因为自己的缘故,在人家被小瞧了,可现在不一样了,既然向东主动开口愿意帮助,他当然没有理由拒绝啊!

    索性端起了面前的白酒杯,“向东,这事如果办成了,我记得你的好!你放心吧,我不会让你白忙的!来,咱俩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!”向东也端起了酒杯,“咱们都是一家人,说什么两家话?不存在谁帮谁!你们江家就是我的半个家!你们兄弟都好了,我自然也有面子呀!大哥,好好干,现在的政策松了,以后,个人发挥的机会多着呢!只要你肯吃苦,肯卖力,肯动脑子,就能赚大钱。”

    仰头一下把杯里的酒干了。

    江一水儿望着两个男人笑,“大中午的,你们少喝点!”

    话虽然这么说,又给他们的酒杯斟满了,心里觉得哥哥和丈夫能相处的好,真是一件幸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午饭过后。

    各自分开。

    江一水要留在饭店备菜。

    向东也没回家。

    而是直接到了刑警队。

    在门卫给吴志远挂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可巧了,吴志远正在办公室。

    向东略微沉吟了一下,“志远,关于那枚戒指的事,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呀?现在一水没在我旁边,你出来,咱俩聊聊!”
相关文章
  • 我被别人征服了对不起,宝贝舒服的话就叫出来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,男士射精女士视频...

  • 我接了一个客人好猛,坏啪啪集百万潮...

  • 中老年职业女装,地铁上的刺激林娟第...

  •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,好多水吸用力啊好...